PhotoCap_001.jpg

9/1-2

上週六,幫珊兒載運行李到成大。

中午與孩子們的爺爺奶奶一同吃午餐~

大姑姑請客,說要慶祝珊兒嬊兒和軒小子今年大考表現超優秀~

席間,婆婆與我乾杯,說道: 謝謝你把孩子顧得那麼好,你爸沒看到,真可惜啊。

一時間我也不知道該回些甚麼,很蠢呆啊我。

20多年來,從來沒啥幫手。孩子們的確可以說是我們一手照顧大的。

我,真的很厲害。

 

不過,

想著婆婆說的話,想著天上的老爸,百感交集。

離開成大與珊兒道別的那一刻,泛淚就算了,居然止不住淚~

搞甚麼,她前年去師大念書我可一滴淚都沒落下欸,

沒想到這樣的情況,隔天又發生了一次。

哇哩咧,嬊兒念清大欸,離家那麼近,我到底在幹嘛......

 

原來,我不只開始想念女兒,連隱藏許久對阿嬤與老爸的思念,也悄悄冒出來了。

阿嬤與老爸,你的曾孫女/孫女念大學了,還是滿好的大學......

 

我親愛的阿嬤,是鄭進士後代,大小姐,嫁給了務農的阿公~

兒時來我們家過夜,我總是陪在她身邊當翻譯,國語翻成台語~

翻譯新聞,翻譯百戰天龍,天龍特攻隊~

(對,經過我這厲害的孫女翻譯之後,阿嬤都知道在演甚麼劇情XDD)

周日清晨,阿嬤總會抹上那竹塹特有的香粉,梳理好自己的妝容後才吃早餐~

(難怪她臉上看不出歲月的痕跡啊)

訂婚前,阿嬤愉悅地要老爸載她到金子店買送給我和蔡老爺的金飾~

這個打包,那個也要,阿嬤對我這孫女的情,豈是感動二字可以形容~

 

輕撥下頭紗拜別父母的那一刻起,除了蔡老爺,我的身邊再也沒有別人了~

(當然這戀情婚姻的初始苦楚,連續劇,長篇故事)

老爸斷絕父女關係的無數夜晚,伴著嬰兒哭聲,與無人傾訴的苦悶。

 

珊兒滿月前,久違捎來的電話鈴響,最疼愛我的阿嬤驟逝。

怎可以? 我本來打算珊兒滿月強硬回家,讓你抱抱曾孫女的欸......

夜夜狂哭的我,終於能回新竹奔喪,老爸說我像個蒼白的女鬼...

 

蔡老爺默默的陪伴,泡奶餵奶換尿布,忍受我的情緒~

是要修得多少的福報,才有此人可伴我一生?

我想我真心感謝我婆婆,生了這麼一個好兒子,讓我跟著一輩子~

 

孩子們也算乖,滿月後幾乎不用夜奶,吃飯也都會乖乖坐好吃。

(就是很帶得出廳堂那種孩子啦)

只是太聰明了,每天讓我的"腦筋"東奔西跑,諜對諜,

不就還好我是雙子座,一人當兩人用~XDD

 

歡樂的時候很歡樂,孤單的時候也很孤單~

年輕時的蔡老爺在某農曆年出差美國,四個孩子染上輪狀病毒,

上吐下瀉,病得不成人樣~

而我在新竹這冷冽的冬日裡,一天內不知道洗曬了多少件被子~

想哭卻哭不出來的勇敢與堅強,連我都佩服我自己~

20年來養育孩子的辛苦,不是一般人可以體會的。

加上我當年嫁的可是枚窮小子,

(是我眼光不錯,買到潛力股,還是我真的有幫夫運,哇哈哈)

不只要餵飽他們,還得兼職--心理諮商師這角色~

與自己對話,同時也諮商孩子們。

家庭主婦完全沒產值(指Money),親人親戚旁人給的莫名壓力是股無形的索。

沒有誰能讓你走出來,只有你自己。

 

自己選擇的人生路,得自己承受。

我慶幸的是,我們一起努力獲得老爸的信任與愛,

在老爸的人生相簿裡,有我們與四個孩子的影像~

我感嘆的是,老爸過世這三年來,我得知的真相實在太令人難受。

我該多帶孩子們回去陪陪他,該對老爸再好一點...

在我們最需要人幫助的時候,是老爸出手拉了我們一把。

而現在有能力的我們,卻沒辦法再回報他甚麼了~

 

熬過,就是你的。

這麼多年來的風風雨雨,如今化成點點飄落的彩色亮粉~

真希望老爸還在,和我一起沐浴在暖陽微光裡,一起分享孩子們長大的心情啊~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nn 的頭像
Ann

旅風書懷Prover♥Ann

An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